欢迎您进入南阳电视台"南都在线"![注册 | 登陆]

微信 | 微博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首页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娱乐

《窝头会馆》又开张,如何缓解买票难?

发布时间:2017-11-03

 

  《窝头会馆》聚集了何冰、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等五位顶级演员。

  《窝头会馆》正式开票,人艺工作人员已发放了400多个排队号。图片由北京人艺工作人员提供

  人艺为观众提供了热水。

  北京人艺又出现了一票难求,深夜就开始排长队的画面。这次现场售票情况比今年5月《茶馆》开票时的场面还要火爆,排队时长更长,人数更多。将于11月10日至17日在首都剧场上演的《窝头会馆》11月1日开票。10月30日晚,北京人艺一公布售票信息后,有观众10月31日下午1点多就来到首都剧场排队购票,当晚《贵妇还乡》演完后,首都剧场门口已经排起了几十人的长队,不少观众通宵排队。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排队观众,分析为何北京人艺热门戏总是出现连夜排队?也针对观众质疑为何不完善及多开放网上购票渠道等问题采访了北京人艺票务中心。

  【事件回顾】

  10月31日22:30

  出现几十人排队

  在现场排了一夜的颜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她大概排在50多号:“22:30左右,首都剧场门口已经坐了好些人。前面的哥哥说,还会有帮朋友排队往里加塞的情况。现在目测二三十人,估计到我也得快50号。”

  当晚23点多,北京人艺的保安和工作人员开始组织,按序号将排队的观众带进院子里休息,“并且拉了警戒线,有会员卡和本人身份证的即可入院排队。队伍慢慢变长,约23点关门,票友们就在露天院子里等待。”颜女士说,她从10月31日晚22:30排队一直到11月1日早8:45取到票。

  11月1日凌晨四点

  排队人数近百人

  另一位观众告诉记者,她是凌晨四点到的现场:“在去之前,我就听说前一晚院里已经进了大概80人。我是在院外排队的,前面也有将近100人了。凌晨5点之后就望不到队尾了,到早上8点工作人员开始发小纸条,只有凭纸条身份证、会员卡才能买票。”她也特别感谢人艺的工作人员为排队的观众准备了热水。

  11月1日8:30

  已发放400多排队号

  早上8:30开票时,人艺工作人员已经发放了400多个排队号,而排队的观众已经从首都剧场门口绕进了小鹁鸽胡同。人艺工作人员亓华琛说:“这是人艺之友人艺粉丝给予北京人艺最大的认可和支持,人艺人都记在心里。各部处的同事也都熬夜加班为大家服务,辛苦二字却没有人说出口,听到最多的是‘情怀’,是对人艺的情怀,对戏剧的情怀。”

  11月1日中午

  临时取消网络、电话订票

  《窝头会馆》原定于11月1日中午12点开始网络和电话售票,所以11月1日11点左右工作人员开始劝说排在队伍后面的人群停止排队,即使排了也可能买不到票。11月1日中午,北京人艺官网发公告:“原定于十二点正式开放网络、电话订票的计划现在临时取消,我们将优先为顶着寒风排队许久的观众提供售票服务,而具体的网络、电话售票也将延期开放。”

  11月1日13:00左右,工作人员为了维护现场秩序关闭首都剧场大门,但门外依然聚集了不少没能买到票的观众。僵持半小时后,工作人员将剧场大门打开,观众继续在售票处前面排队。

  11月1日13:58

  票已售罄

  北京人艺票务中心官方微博发布通知,本轮《窝头会馆》所有演出场次票已售罄。

  为何这么火?

  奔着“角儿”来+《情满四合院》热播

  这部由刘恒编剧,林兆华导演,何冰、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主演的话剧《窝头会馆》首演于2009年,全剧的台词量很大,但鲜活、生动,情节衔接紧密,嬉笑怒骂皆有看点,再加上“大导”林兆华的调度处理,使得整个舞台张力十足。

  当年第一轮演出后,《窝头会馆》就刷新了人艺新的票房纪录——36场总票房超过1000万元,个别单场的票房收入甚至超过了《茶馆》。这部戏聚集了何冰、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等五位顶级演员,阵容堪比人艺的看家戏《茶馆》,这些“角儿”们的票房号召力是今日售票火爆的一大原因。

  再加上近期北京卫视电视剧《情满四合院》的热播,何冰等主演均来自人艺,京腔京韵的台词也勾起了很多人对老北京的回忆。

  已有两三年没演+本轮场次安排少

  这次演出的排期少,也是排队火爆的一大原因,从11月10日至17日,去除13日、14日两天休息,本轮只演出6场。另外,北京人艺上一次在首都剧场演《窝头会馆》是2014年,到现在已经有两三年了。

  《窝头会馆》的编剧刘恒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这次他团队的年轻人也没抢上票,“听说大家的热情,我当然高兴了。这次演出的场次少,这个戏特别耗费体力,几位主演的年龄也大了,排期少我也理解。”当他听说,现场有观众因买不到票情绪不满时,他觉得这就不是好现象了,看戏本来是图高兴,别伤和气,“这次我也没买上票,也希望观众能多理解。”

  【回应】

  新京报:为何不全放开网上购票?

  北京人艺:真正的观众抢不过黄牛

  此前,新京报记者曾多次采访北京人艺票务中心的工作人员了解如何改进售票情况,比如观众提到的为何不实名制售票、防止黄牛高价转票等现象。工作人员表示,此前《茶馆》时就注销过违规的会员卡。“但是这也杜绝不了黄牛雇一些人来购票,平常在门口倒票的黄牛倒也自觉,这次自己没露面。如果全放开在网上购票,真正想看戏的观众反而抢不过黄牛。”

  新京报:实行“实名制”呢?

  北京人艺:演出票实名制会遇很多不便

  今年10月,文化部曾发布了《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鼓励有条件的剧院和演出方推行实名制。记者采访北京人艺票务中心经理翟彦亮,他表示,人艺现有会员2万多人,会员卡本身就带有“实名制”性质,但是如果从购票到进场全都做到“实名制”不太现实:“完全的‘实名制’不是不想,而是操作上有困难:比如有团体购票的,也有个人购票后转赠的,不能说不让人进。另外,入场时间也会延长,观众大部分集中在六点半到七点钟入场,如果查得太严,滞留人群太多,观众也会有意见,涉及很多方面。所以说,‘实名制’会限制一部分‘黄牛’,但是要想杜绝也不太现实,只能说尽可能地优先照顾忠实观众。”

  这一次《窝头会馆》售票依旧火爆,工作人员现场发放了排队号,要求购票观众必须会员卡和本人身份证一致才能购票。